盧布危機,中國應伸出援手
  李建民
  近日俄羅斯盧布暴跌是多種因素疊加的結果。盧布有兩大屬性:首先是原油關聯貨幣,屬高風險貨幣。盧布走勢與油價存在明顯的正相關關係。今年7月以來,隨著國際石油價格的大幅下挫,盧布貶值甚至超過油價跌幅。其次盧布是自由兌換貨幣,國際投機資本更容易做空盧布。2014年盧布成為彭博社跟蹤監測的41種波動性貨幣中最不穩定貨幣。
  從外部因素看,美國退出量化寬鬆對新興市場帶來衝擊。2013年以來美國啟動退出量化寬鬆使美元指數上升,促使石油等價格下降。退出量寬產生兩大效應,一是加快大宗商品行情下行,二是促成資金從新興市場到發達國家逆流動。在過去一年半內,90%的新興經濟體都在減速,經濟處於下行狀態。這或許是新一輪經濟周期內發達經濟體與新興經濟體之間的一場博弈,俄羅斯只是被衝擊的目標之一。
  此外,烏克蘭危機後美歐聯手對俄發起多輪製裁本身就是負能量,嚴重打擊了投資者信心,避險情緒升溫,資本大量外流,股市大幅縮水。這加速了本幣貶值,盧布在外匯市場上遭到大規模投機性拋售,俄政府被迫救市,國家外儲進一步消耗,主權信用評級遭下調,形成惡性循環。
  俄羅斯的根本問題在於自身經濟結構和經濟增長模式。俄羅斯原有的以原材料出口支撐經濟增長的發展模式已走到盡頭。2013年俄經濟已進入慢速增長期,由於自身結構性矛盾加劇和外部需求減少的雙重衝擊,政策調整空間有限。
  近期內,盧布兌人民幣也出現大幅貶值,使在俄中資企業受到多種影響。中國車企普遍銷售大幅下滑,從事對俄出口輕紡家電的華商也損失慘重,而以美元計價的現有項目或將面臨俄方沒有外匯支付的可能。從目前情況看,國際油價的下跌似乎還未見底,盧布保衛戰雖已打響,輸贏還要密切關註。
  如果俄羅斯金融出問題,中國到底救市不救市,一個尖銳的問題擺在決策者面前。如果從更廣闊的視野和中國長期發展的大目標考慮,中俄在長期內相互支持將是一種基本格局,雙方將發展雙邊關係作為兩國外交的長期戰略選擇,彼此視對方為重要發展機遇和主要優先合作伙伴。中國在推動國際體系和全球治理改革,積極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等重大戰略時,都需要俄羅斯的支持和配合。當前新興經濟體發展面臨共同的挑戰和機遇,在這種時候,救俄羅斯就是救我們自己。
  無論從政治上、道義上,還是戰略上、經濟上,在俄羅斯需要時,中國都應伸出援手,相互給力借力。具體應堅持互利互惠和互利共贏的原則,除雙邊層面外,還可利用金磚、上合組織等多邊機制,通過貸款、大項目合作、參與俄方國內基礎設施投資等多種方式。▲(作者是中國社科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研究員)
  救俄羅斯 
  中國別一廂情願
  聞  一
  面對俄羅斯經濟突然陷入的困境,中國輿論場出現了該不該救俄羅斯的討論。我的意見是,燃燒在數千公里之外的這場大火,我們沒法救,也救不了,而且俄至今未尋求他人救助,也不願意看到自己被他人救的尷尬處境和對俄羅斯利益不利的結果。
  根據俄羅斯政府發佈的相關數據,第一,因製裁和石油降價所造成的損失達到1300億-1400億美元。2015年的損失將繼續。第二,資本的流出為1250億美元,預計2015年還要流出900億美元。第三,今年美元走高迫使採購價上漲,從而促使糧價上漲。第四,開始裝備軍隊的新一輪行動,調動了相當數量的預算資金。這一切的後果是:貨幣貶值,通貨膨脹率居高不下,金融機構受到衝擊,處於動蕩狀態。這是一場殃及俄羅斯全社會的經濟動蕩,杯水車薪解決不了問題。
  俄羅斯輿論普遍認為,當前的經濟動蕩主要由三個原因造成。一是石油價格的一路狂降,每桶石油100美元降到了今天的每桶60美元上下。二是俄羅斯經濟幾十年來一直單一化依賴石油、天然氣及其相聯繫的優勢,未採取措施來創建和實施高科技生產的現代化。三是因烏克蘭危機而造成的美國和歐盟對俄羅斯的經濟製裁以及俄羅斯所採取的反製裁措施。
  這種涉及經濟、社會、政治,甚至軍事的深層次經濟動蕩,我們救得了嗎?世界歷史上還沒有一個國家的經濟動蕩或危機是靠他人援手得以擺脫。我們有能力讓國際石油價格上漲到符合俄羅斯的利益嗎?即使真能如此,那時的價格對中國有利嗎?我們敢向當今的俄羅斯大規模投資嗎?我們能幹預盧布不貶值、通脹率不上升嗎?
  值得註意的是,普京在今年國情咨文中,把俄當前的經濟動蕩歸罪於烏克蘭政變和引發的“烏克蘭危機”,因此對抗這種製裁表示俄羅斯的利益、主權和強大。對於盧布貶值,普京認為是“投機者”的操縱。總之,普京的看法是只要擊退製裁、消除投機者的影響,控制再度合併克裡米亞的成果,當前的經濟動蕩就能解決。
  我們一些人把俄中全面戰略協作合作關係看成是俄羅斯唯一的選擇,但俄羅斯似乎並不這樣看。普京“新東方政策”的面是很廣的,扇形般擴散開來。這個扇面的主要對象除中國外,尚有普京時刻不能忘懷的包括前蘇聯加盟共和國在內的“歐亞聯盟”。而俄羅斯與印度、越南的戰略協作關係也是舉足輕重的。12月11日俄印簽署了一份長達15年的合作大單。
  在我們把中俄戰略關係看成唯一,而俄羅斯看成多元的情況下,我們能用大量進口石油天然氣的辦法援手俄羅斯嗎?在如此低價的情況下進口俄羅斯石油,俄羅斯會高興嗎?我們能援手俄羅斯幫助其對抗製裁嗎?我們能幫助製裁那些“影響俄羅斯經濟的投機者”嗎?這對我們有什麼好處呢?我們真的這樣做,會得到俄羅斯真誠的回報嗎?當普京強調必須捍衛俄羅斯的利益時,我們也別忘了中國的國家利益。▲(作者是中國社科院世界歷史所研究員)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作曲

tk74tkvkh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